::愛撫::

▲絮絮叨叨自言情話▲

::AUTHOR::
咩毬毬

::INTRODUCTION::
雜食\風格不定\慎重關注\注意避雷
最愛不過耳鬢廝磨抵足而眠的溫柔

::LOVE::
YGO\刀劍
游斗中心\反逆組\黑研
藥研中心\織田組亂燉\鶴一期

【K】[伏八]溫柔殘忍與芝麻開門

「是不是只因為愛,就什麽都可以做?」


I'm in here, a prisoner of history

But I won't need any help

Leave me alone


Please...


-

14年累積的經驗與常識此刻正在雙手緊扣著的可憐腦袋里飛速運轉,就像科技課里看到的那些星象儀里在軌跡上不停轉動的星星一樣。

有什麽不可理解的?

例如在更早之前,伏見猿比古不過是連「友誼」都無法明確理解的孩子。可他寫的關於友誼的文章總是在班上得到很高的評價。

感人至深倒也稱不上,但是卻讓人動容。

那位在伏見猿比古上擔任過實習教師的女生,曾特別感歎著伏見的心思細密。在他的作文里總是能發現眾多微妙之事的美好。

小學里所有的命題作文都是一種詞彙堆砌的騙人把戲。給一個題目(通常都是些美好而充滿幻想的詞語),讓你用更多的字數去闡述與解釋。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那麼無聊,人們都偏好滿足于對某個詞彙的特定解釋,不厭其煩地在各種書籍各種電影中反復塑造。伏見所做的,不過是從旁人的經驗與感受中,提煉相關的信息進行再創作。

這不是挺可笑的一件事情嗎?大人們甚至同學們都會稱讚那些自己從未感受過的感情,是那麼的真實。

面對自己不理解的事情,他總是可以明白別人的感想。

無需置疑,伏見猿比古是一個聰慧的孩子。


可是現在他給不了自己一個答案,像一個辜負老師期望交了白卷的羞愧的學生。


白色的窗簾在床邊嘩啦啦搖擺著,操場上正在進行體育課的正是他的班級,從紛擾的風聲、哨子聲、呼號聲中,他分辨出了那獨一無二的聲音。讓他從恍惚漏進的陽光里,再次地從朦朧而遙遠的思緒中回到現在。

因為在體育課上,對自己的朋友(可在這之前伏見從來沒承認過這個有點傻逼兮兮的大條的孩子是他的朋友)起了生理反應,而下半身也因為被憶起而開始疼痛。

伏見卷成一團縮起來,腦袋埋進枕頭里,耳朵警惕著留意附近的聲音,手鉆過運動服的橡皮筋來到包裹著性器的內褲上。果然是,真的,起反應了。歎了口氣,手伸進內褲里,蜷縮得更加緊張。呼吸的濕潤在被子里迴蕩著。

回想起方才在操場上的情景,在體育老師的催促下,同學都分成了兩人一組的小組進行仰臥起坐的訓練。一向討厭別人碰觸更討厭去接觸別人的伏見,很快就被八田美咲歡快地挑走。一邊被對方叨嘮著「要是我不來找你的話你跟別人一組大概是會發脾氣了吧~」「安心安心~我會幫你多數幾個的」這樣,一邊拉到體育墊上。

大概因為過多的身體接觸與過分靠近的呼吸,就落得現在幾乎是逃的,以身體不適為藉口來到了醫務室。

「啊……」

爲了壓抑喘息而將臉埋進了枕頭,每天更換的枕套上殘留著消毒藥水的味道,在想到要脫去眼鏡時已經騰不出空閒的手,就由得眼鏡片上的霧升起又消去。手在性器上機械的動作著,可擔心有人進來的緊張與不解,無論怎麼套弄都沒有任何太大的感覺。伏見再次皺起眉,又一次歎氣。其實他知道怎麼才能獲得更好的感覺。

「み……みさき……」

手揉搓著敏感而稚嫩的性器,想像少年正在自己身旁,用正處於變聲期的沙啞的聲音,保持被情欲折磨的颤抖,呼吸自己的名字。

「猿比古……」

從未如此渴望熱度與碰觸,即便在這個汗濕的午後。想觸摸友人的肌膚,想觸摸柔軟的乳頭,想觸摸同性的象徵,想觸摸自己所沒有的陽光的氣息,想去觸碰,心底桎梏已久的,幾近枯朽的,慾望的庭院。


心情隨著高潮的退去,愧疚與不解一浪接一浪地襲來,拖曳至深沉的海潮中,緩緩地下沉。

眼淚不爭氣地流淌,從左邊眼角滑過鼻樑,流進右眼,彙聚成更巨大而沉默的憂桑浸濕了枕頭一角。

明明是因為喜歡。

明明只是因為喜歡。

只是愛著。



「猴子——!你好些了沒!」

保健室的門被用力地拉開,刷拉地,就在隔著一簾白布的幾米之外。

手上粘膩的感覺,理不清的思緒,一切如同老式的手搖鏡中的景象,失焦,聚焦,搖晃。被憂鬱蒙蔽的視線里,虛幻的,真實的,已經分不清楚。

從大門打開的方向,在安靜中顯得分外龐大的聲音,仿佛突然照進幽閉墓穴的陽光,帶著歡悅的快樂,將沉默與黑暗一併吞噬。

溫柔地,在少年的內心里,把寂靜廝殺得片甲不留。


FIN.



*I'm in here, a prisoner of history

FROM Sia-「I'm in here」

评论(4)
热度(3)

© ::愛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