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撫::

▲絮絮叨叨自言情話▲

::AUTHOR::
咩毬毬

::INTRODUCTION::
雜食\風格不定\慎重關注\注意避雷
最愛不過耳鬢廝磨抵足而眠的溫柔

::LOVE::
YGO\刀劍
游斗中心\反逆組\黑研
藥研中心\織田組亂燉\鶴一期

一記腦洞// [伏八]The Moon inside



「嗚……」


小獸壓抑著的哽咽在學校悄無一人的長廊裏清脆迴蕩,彎曲著的背脊上突出一節一節的脊椎骨被撫摸著,觸碰從頸項一路滑落至尾部。瘙癢麻痹的感覺在身體感受到入侵的瞬間轉變成爲如電擊一樣的緊張。


「MISAKI……不要害怕啊」


伏見努力去安慰八田,儘管在他的記憶中,他的友人從來都不曾畏懼過什麼。無論是同伴的欺淩、師長的不信任還是家人的冷漠,八田從來都是罵咧咧地揮舞著拳頭作為還擊。雖然伏見覺得,那不過是一個小朋友因為心中的恐懼而變得張牙舞爪,就像一只炸毛的貓咪。即使剛因為父母吵架而跑到伏見家樓下,向伏見求助著希望逃離世界的八田,也并未在伏見面前流過一次眼淚。可正是如此,這樣倔強的八田,原來也會有哭泣的時候,這落下的眼淚讓人莫名心動。


看著倔強的咬著雙唇,正不知所措地搖著頭的八田。


想要更多。


想要更多。


平时難以啟齒的愛意隨著情欲變得如同呼吸般自然。不,上帝,他并非羞於言語,而是他竟然找不到任何一個可以將盛情言表的詞彙,語言顯得孤寂而乏味。一個“愛”字,甚至不及現在一個小小的凝視。


紛擾的音樂自顧自從滑落在一旁的耳機刺出,沙啞地叫囂

we can get down

like there's no one around

give me more

give me give me more

give me more    

give me give me more

more

more

more


I just can't control myself...


天上層層密雲逐渐散去,裂出一道道細縫,峻冷寂寥的暗夜再次迎來微光,月光像座慈愛的牢獄,自幽暗深处探出臂爪,将寂寞的人拥抱,長長的黑影與深夜的步行者一路作伴。

那位內心卑怯膽小的王子殿下,小心翼翼地用自己沒有弄髒的校服外套,把累壞的朋友紧紧拥在怀中。伏見順延著來時的路,踩着與路燈月光,一步一步往自己家走去。世界對於年幼的他們來說,蘊含著無限的可能性,然而弱小的他現在只能拘束在眼下小小的世界之中。


「也許,我現在還沒有能力給你一座城堡。」


夢想?希望?這種夢幻的東西才不會存在這個腐爛萎靡的世界里。


「但是爲了你的話……」




.fin.  -welcome to the new wolrd-



评论
热度(6)

© ::愛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