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撫::

▲絮絮叨叨自言情話▲

::AUTHOR::
咩毬毬

::INTRODUCTION::
雜食\風格不定\慎重關注\注意避雷
最愛不過耳鬢廝磨抵足而眠的溫柔

::LOVE::
YGO\刀劍
游斗中心\反逆組\黑研
藥研中心\織田組亂燉\鶴一期

一記腦洞// [伏八]Good morning, darling(個P!

「MISAKI~」

「唔="=?」

「Goodbye kiss呢[=]3[=]?」

「="=#……=//"//=」(MUA)

【額頭KISS get★DAZE】

便當里饭菜的香气,渗透着不喜欢的蔬菜味道,可这个美丽时刻却不会因此有半刻失色。柔软的光从门外渗透,扇动的眼睫毛嗖嗖抖落一个美好的清晨。千金难买,而且难舍难分的曼妙。

「愛你哦~MISAKI~~~」

「別死那麼快~!」

八田送走遠去的公務員先生,嘆了口氣,回到屋子里,伸手解下圍裙之際看了看門口鞋櫃上方的挂鐘。看來剛才在門口磨蹭的時間比想像的還久了一點,如果遲到了的話,也就不用擔心伏見會缺少下午茶的供給了……


祝好運?


fin.

一記腦洞// [伏八]The Moon inside

「嗚……」


小獸壓抑著的哽咽在學校悄無一人的長廊裏清脆迴蕩,彎曲著的背脊上突出一節一節的脊椎骨被撫摸著,觸碰從頸項一路滑落至尾部。瘙癢麻痹的感覺在身體感受到入侵的瞬間轉變成爲如電擊一樣的緊張。


「MISAKI……不要害怕啊」


伏見努力去安慰八田,儘管在他的記憶中,他的友人從來都不曾畏懼過什麼。無論是同伴的欺淩、師長的不信任還是家人的冷漠,八田從來都是罵咧咧地揮舞著拳頭作為還擊。雖然伏見覺得,那不過是一個小朋友因為心中的恐懼而變得張牙舞爪,就像一只炸毛的貓咪。即使剛因為父母吵架而跑到伏見家樓下,向伏見求助著希望逃離世界的八田,也并未在伏見面前流過一次眼淚。可正是如此,這樣倔

【K】[伏八]溫柔殘忍與芝麻開門

「是不是只因為愛,就什麽都可以做?」


I'm in here, a prisoner of history

But I won't need any help

Leave me alone


Please...


-

14年累積的經驗與常識此刻正在雙手緊扣著的可憐腦袋里飛速運轉,就像科技課里看到的那些星象儀里在軌跡上不停轉動的星星一樣。

有什麽不可理解的?

例如在更早之前,伏見猿比古不過是連「友誼」都無法明確理解的孩子。可他寫的關於友誼的文章總是在班上得到很高的評價。

感人至深倒也稱不上,但是卻讓人動容。

那位在伏見猿比古上擔任過實習教師的女生,曾特別感歎著伏見的心思細密。在他的作文里總是能發現眾多微妙之事的美好。

小...

【K】[伏八]再見了,我的朋友

*练手



最後的鈴聲已經響過,操場上零零散散地傳來打掃的聲音,

“再見了。”

與社團朋友們之間的互相道別的聲音。

而教室里,只剩下兩個到點卻還沒離開的值日生。在儘管已經放學,但誰也不知道會不會有人進來的教室里。


伏見一把抱起八田,將他放在桌上,抓住他的兩隻手按在桌面。

八田少有的以俯視角度看向伏見,這樣看下去,少年的臉更加削瘦一些,還微微地嗅到洗髮水乾淨的味道。

伏見因為這樣的視線而感到些微顫栗的喜悅,一手扶穩八田的大腿。

“MISAKI。”


八田瞪大眼睛看著伏見,聽到心裏撲通漏了一拍的聲音。那張熟悉的臉,熟悉而從未如此直視著的臉,夕陽的投影刻畫出少年精致的五官,眼鏡已經被拿下放到身旁,毫無遮掩的眼睛正凝視著自己...

© ::愛撫:: | Powered by LOFTER